藤泽周平笔下40年前的日本,当我们当我们在谈论

来源:http://www.ajaestate.com 作者:财务报告 人气:194 发布时间:2019-10-01
摘要:原标题:为泉而赋,为城而诵! 原标题:当我们当我们在谈论“历史正确”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 原标题:藤泽周平笔下40年前的日本:离弃了乡村的人们,被缚于城市动弹不

原标题:为泉而赋,为城而诵!

原标题:当我们当我们在谈论“历史正确”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

原标题:藤泽周平笔下40年前的日本:离弃了乡村的人们,被缚于城市动弹不得

图片 1

观点|影视剧历史观

按:

75岁教授国光红谈《泉水赋》创作——

六年前的2012年,那一年,雍正很忙。

如果你看多了社会新闻,那么也不难理解,中国城市与农村的距离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遥远。农村地区的猪瘟与水灾,让城市市场上的肉蔬价目立即剧烈摆荡起来;日前有文章试图分析涉案滴滴司机作为留守儿童在农村的成长背景,一款叫车软件将他们与居于城市的用户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山东某村的农妇们变身自媒体运营者,为不少城市读者提供着每日朋友圈刷屏的10万+爆款文章。关于中国迅速城市化的“副作用”以及城乡居民收入与社会权益等方面的差异甚至对立,已有不少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历史学家试图解释并提出自己的解决思路,而每当逢年过节大批城市白领与知识分子返乡之时,认识和反思农村新图景的文章年年层出不穷。

六易其稿作律赋 676字颂古今

图片 2

40多年前,日本作家藤泽周平也为《回声》杂志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都市”与“农村”》。本是作为对农村问题评论家的一篇文章的呼应——国土厅调查显示,七成以上受访者希望年老后回归乡村,这群人被一位评论家斥为“农村出身而现住都市者的自私任性”——藤泽周平理解这位评论家的愤怒,但同时也理解部分离开故土者的迫不得已、留守者内心的自卑与眼看家乡败落的凄怆,以及夹在故土与难以融入的城市之间的新城市人的尴尬和纠结。一方面,“离开村子的人是舍弃故乡的人,是不顾来日的人,是向往西装革履的人。他上班虽说辛苦,但与面朝黄土的农活相比,工作却是干净而舒服,”而村子却一日比一日安静破败了;另一方面,离开的“已不是村里人,却又不能完全成为城里人。这种半吊子的他,如今在都市中应属多数。尤其近年来都市的生活不像以前那样舒适,奔波于上班路上,空气污染,一定有人会担心自己在这种状况中渐渐老死,从而变得忧郁”。

9月6日晚的敬泉大典上,著名表演艺术家薛中锐先生登台朗诵了《泉水赋》,醉倒全场观众。

宫廷剧脱胎于古装剧,在历史的背景下,多数迎合女性观众的审美趣味,讲帝妃之间的爱恨故事,讲一群女人明争暗斗,风云诡谲的权谋故事。

乡村确然被他们离弃了,而他们又何尝不是被故土抛弃了呢?“住房、家庭、职场如今都把他们束缚于都市动弹不得。急救车载着病人辗转于十多家医院之类的无情报道让人不寒而栗,他却还是不能离开这样的都市。”藤泽周平不无悲伤地写道,“我想,他现在多半已经忘记自己在调查表上所做选择,而是在一天天的生活中随波逐流了吧。”

《泉水赋》的作者是75岁的老教授国光红,他向记者讲述了六易其稿,创作《泉水赋》的全过程。

现代人把这种宫斗投射到现实生活中去,总结出无数职场生存法则。

经译林出版社授权,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从最新译介出版的《小说周边》中节选了《“都市”与“农村”》一文,以飨读者。藤泽周平是日本战后时代小说三大名家之一,与司马辽太郎、池波正太郎齐名。他也是村上春树痴迷的作家,更是日本影视界改编翻拍的热门。他的小说并不注重大人物,总是把关注点放在平凡的市民阶层上,作品类型多为市井物语和武士小说。中国读者比较熟悉的作品大概是他的《黄昏清兵卫》,除这部书之外,译林今年推出的藤泽周平作品系列还包括了两部“隐剑”短篇集《隐剑孤影抄》《隐剑秋风抄》、长篇小说《蝉时雨》以及散文集《小说周边》。

国光红,现年75岁,退休前系齐鲁师范学院(原山东 教育学院)中文系教授,讲授音韵学、文字学、古代汉语、古代文化等课程。早年师从山东大学殷孟伦、殷焕先先生修文字、音韵、训诂之学,获文学硕士学位;后师从四川大学常正光先生学甲骨文商史,发表论文40余篇。

图片 3

图片 4

虽然年逾古稀,国光红谈起古文创作,依然思路清晰。 “接到敬泉大典组委会的命题要求后,我首先考虑使用哪种赋体。因为这篇《泉水赋》要在敬泉大典现场朗诵,我认为字数偏多的汉大赋、文赋都不合适。所以,我最终选择了音韵谐和、对偶工整的律赋。”

本来一群历史学渣,在无数的宫廷剧中,对皇帝几个妃子、几个孩子倒是了解的头头是道。

藤泽周平(1927年12月26日-1997年1月26日)

撰写《泉水赋》,既要写泉,又要见人,历史、新貌、风俗、人情都要有。不足700 字的成稿中,出现了大舜、伏生、终军、房玄龄、秦琼、辛弃疾、李清照、闵子骞等对济南有重大影响的古人。讲到风土人情,又出现了刘鹗、 “二妞”,以及名不见经传的济南街坊们。“济南名士太多,所以必须进行取舍。”国光红说,写历史,他用了“明 写”的手法,而对于济南保泉、护泉的努力,则用“隐约”的手法来表现,以此虚实结合。 “

这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影视剧能够普及历史,让每一个历史人物鲜活起来,不在是书本上刻板的纸片人形象。

“都市”与“农村”

这篇《泉水赋》要写得挺拔,铺陈起势要写出历史的厚重感、穿透感,要对古往今来的世俗风貌给予关注和表现, 更要写出济南人大气、大度,虽传统但又绝不保守的品格, 所以创作过程并不容易。”国光红说,他的第一稿写了1200字。后来又经过多次删改,1000字、800字,反复修改了六次,直至删改到676字。

图片 5

文 | 藤泽周平 译 | 竺祖慈

整篇赋中,国光红最满意的是最后一段“赞”的部分, 尤其是“见谯楼之浴战火,证济水之变黄河”两句。他认为,这两句比较贴切地表现了泉城济南的厚重感。他认为,济南举办敬泉大典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大典是一个仪式、一个符号,通过一个仪式,可以汇集各种信息,让民众对泉水的感情得到充分的抒发和寄托。“济南作为泉城,宣传泉水是必须的,也是广大市民喜闻乐见的。”

与正统历史剧不同,走情感路线的宫廷戏,把目光放在后宫而非前朝正史,给了创作者很大的空间,但这就意味着作者可以随意发挥了吗?

算是旧话了。我从某报看到,国土厅1976年夏天曾做过“农村与都市的意识调查”,佐藤藤三郎先生为此而怒。

图片 6

如果不是,那么发挥的尺度到哪里,才不至于让人反感呢?

佐藤先生住在山形县上山市从事农业,并以农村问题评论家而知名。介绍到这里,我还想加上一条——“山彦学校”学生。尽管他本人也许不喜欢这个身份。

敬泉大典现场

而今年,又是一年清宫戏大热年。

佐藤先生为何而怒,是因为这么一种说法:大多数国民都希望孩时在农村度过,青壮年期在都市工作,老后重返农村生活。

著名表演艺术家薛中锐——

今年,乾隆很忙。

我也从报纸上看到过国土厅的调查报道,记得确实说高达百分之七十多的受访者希望老年后回归乡村。佐藤先生斥之为农村出身而现住都市者的自私任性。

为诵读《泉水赋》 查了一晚上字典

于正出品的《延禧攻略》和《甄嬛传》后作《如懿传》撞档,先后上映,讲述了同一时期历史故事的两部剧,在其他问题上也先后被爆出抄袭、演员演技堪忧和不合历史的负面新闻。

对于高度经济成长政策之后农村的变化,我们只是睁眼看着,其实变化的实态已到了乡村之外的人难以把握的程度,无论生产方式还是生活、风俗和意识,都已全无昔日农村的影子。

年逾八旬的薛中锐是我国话剧最高奖“金狮奖”获得者,还曾获得中国朗诵艺术最高奖——“朗诵艺术贡献奖”。

图片 7

佐藤先生发表的文章和著述对我来说,都是一面理解农村现实的宝贵之窗。读了他的评论,我这样的人也得以理解农村现在发生的事。作为一位身居农村,现正艰难从事农业生产的人,他的话具有说服力。我因此而非常理解佐藤先生这次的愤怒,觉得合情合理。

图片 8

现在,《延禧攻略》已经完结,《如懿传》却还在热映。

人口正不断流向都市,农村因此面临荒废的危机,剩下的人为了维持农村的生产和传统节日、祭祀活动而饱受艰辛。走出乡村住在都市的人希望留住自然和田园风景,但又不希望自己被附加保存村祭等传统仪式和供给新鲜蔬菜的责任。佐藤先生说;那些身强力壮时在都市生活却不曾给农村任何回馈的家伙,上了年纪又想回到农村安度晚年,也太如意算盘。

薛中锐登台朗诵《泉水赋》

在《延禧》完结后的9月4日,《延禧》的制品人于正在微博上指出,《如懿传》中的“慧贵妃”称号不合历史,“慧”应该是死后追封,而不应用在还活着的嫔妃高佳氏身上。并称自己“不敢说自己做了多少功课,但常识还是不敢偷懒的!”

读到佐藤先生这篇文章时,我条件反射似的想出这么一番情景:一对年轻的父母,带着两个孩子在走。父亲西装笔挺,系着领带,母亲也衣着时新。父亲出身于脚下这片土地,但母亲和孩子对这里的方言都听不懂也不会说,孩子都用城里人的习惯称呼爸爸妈妈。父亲从村里出去,长期住在遥远的都市,这次是回到久违的故乡过盂兰盆节,带着好多礼物,正在去扫墓的路上。

在他看来,济南泉水是独一无二的;艺术本身又是可以一当十的,两者结合起来,就能达到良好的效果。这次朗诵《泉水赋》,他非常高兴。他说,《泉水赋》写的很好,能看出来作者对济南文化非常了解,古文功底深厚,概括能力很强。“我光查字典,就查了一晚上,里面有15个生僻字啊。”老先生坦言,文章换韵很多,节奏把握很重要,对他来说,朗诵确实不易,他希望大家听过后能多提宝贵意见,活到老,学到老嘛。

图片 9

途中遇到熟人时,父亲便打招呼,介绍妻子,这时的心情带着几分爽爽的感觉。

他希望年轻人都用现代的语言把这篇《泉水赋》给“翻译翻译”,这种互动本身就是一种文化传播。

(于正9月4日的微博截图)

他向自己出生的屋子走去,一面对妻子夸耀着在她眼中并不出色的风景。他是这个村子中的一户人家的次子或三子,抑或是排行更低的男孩,总之不是长子。他现在一路上看着久违的故乡,觉得还是自己出生的地方好。他的心中充满一种从都市生活那种严苛的生存竞争中解脱、回归生他养他的土地时的安乐感。

薛中锐对济南很了解,也特别有感情。说起泉水,说起齐烟九点,都是侃侃而谈。他寄语泉城年轻人:“人最大的敌人是时间。要珍惜时间,过好生活。”

此事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无论是于正,还是《延禧攻略》,在历史正确性上到底有多少发言权,都是个未知之数。

这番情景多半是我自己年轻时的经历,也是我在故乡时常见的。对于这种情景,我如今已不能不感到某种羞愧。现在回村时,我总是不能不保持一种低调的感觉,这也许是因为自己对长年累月在村中留守者的心情已有几分理解。

薛中锐1937年出生于河北,历任山东省话剧院演员、副院长、党总支书记等,曾任山东电影学校名誉校长,也是山东师范大学等大学的客座教授,山东省演讲、朗诵艺术家协会筹委会主任等。

说白了,我们在说起影视剧的“历史正确性”时,到底在说些什么。

图片 10

泉水赋

写历史剧与写历史

日本农村被遗弃的房屋

舜耕旧壤,扁鹊故乡。祥云笼埠,零雨迷方。 河鼓传二十四番风信,红尘接七十二朵琳琅。见珠花兮纷落,拥趵突兮领芳。自尔家家泉水,户户垂杨。拟移栽兮月阙,期分润兮蟾光。借彼团圞兮桂酒,注我淡泊兮荷塘。将渲染兮济南格 调,使来仪兮天下贤良。

有人说,宫廷剧无论怎样,毕竟是“剧”,吹上了天,它不过是娱乐的玩意。看着高兴就可以了,何必非要在乎历史正确与否呢?想看历史正确,自己回家看历史书去不行吗?

身着优质西服,手提大量礼物,带着都会装扮的妻子回来,村里人也许会说他“发达了”,但同时也会觉得他已经不是村里人。拖着鼻涕四处乱跑的时候,他倒是村里人。

是以机缘辐辏,俊杰钟灵。耄耋伏生,拾尚书之坠绪;终军弱冠,系南粤之长缨。房玄龄称盛唐贤相,秦叔宝乃开国干城。辛幼安赋沙场茅店,李清照抒婉约豪情。略数汉唐两宋,谁堪领袖群英? 或史乘有遗乎巷陌,唯真才无愧于声名。

但笔者觉得不然。无论历史剧也好,宫廷剧也好,甚至宫斗剧也好,观众如果只为看个热闹,大可以去看现代都市剧。

然而,他走出村庄,现在已不用面朝黄土,而是穿着西服上班,这就不是村里人了。留在村里的人还得过着刨土求食的生活,除非特别的日子,平时是不穿西装的。这种差别应该严格而清晰。

若夫聆院落之读诗书,遇童蒙之诵族训。崇武穆而祭铁玄,慕子骞而享虞舜。嫉诡道之相欺,重豚鱼之取信。刘鹗赋闲,文章著游记传奇; 二妞婉转,口齿留码头风韵。是以爷们交往,穷则相帮,达则共运。纾难则揎臂从戎,营生则守身安分。女儿怜伴,送嫁娘联袂踏歌;妇道拔钗, 救邻舍扶危济困。

图片 11

身着西服的他也许并没考虑那么多。虽在都市生活,他却还以各种原因而与村子相联。说话的口音、吃东西的嗜好都是联系的因素,他也确实不时会留恋地想起那片生他的土地,若有近亲的庆弔之类,他也会乘火车赶回。村子依然活在他的意识中。

遂有摇青兮拂绿,追簇兮逐团。莎蓼蒹葭, 揖浮萍以荡漾;菖蒲菱荇,迎曲水而潺湲。南浦艳阳,啼鹂莺之婉转;中洲薄雾,舞鸥鹭之翩跹。 黄华经霜而供案,银杏历古而参天。

(《大明宫词》,陈红饰演成年后的太平公主)

他已不是村里人,却又不能完全成为城里人。这种半吊子的他,如今在都市中应属多数。尤其近年来都市的生活不像以前那样舒适,奔波于上班路上,空气污染,一定有人会担心自己在这种状况中渐渐老死,从而变得忧郁。也许正是像他这样的人,会对国土厅的调查给出老后想在农村生活的答案。

夫年成旱涝,不避禹汤;坎凖升衰,非关兴替。羡商场括利以橐囊,哀邑井相濡以涓滴。石吻呻吟兮黑虎无言,玉符枯涩兮层楼耸立。皂角拘且挛矣,莲蓬啜其泣矣。

如果只把“娱乐”当成“娱乐”而草草敷衍,而不认真对待深究细节,那么人人看样板戏就可以了。

佐藤先生斥责这种想法有点一厢情愿。这是正理。离开村子的人是舍弃故乡的人,是不顾来日的人,是向往西装革履的人。他上班虽说辛苦,但与面朝黄土的农活相比,工作却是干净而舒服。

于是甘棠献策,棘枣质疑;辛夷论证,苦楝集思。是以擘画合民心而同轨,工程谐人意而刻期。护城河道,载笑语而船舫叩阁;弄巧檐牙,送欢声而廊榭临溪。湖光潋滟,还千佛重瞻兮倒影;磬石叮咚,助三泉永涨乎春池。

无论是走女性情感路线的宫廷剧,或者是走正统的历史正剧,尽管是“戏说”,至少在各自要讲述的“宫廷”和“权谋”部分,有义务在自己所能的范围内,使自己的文字作品、影视作品逼近历史。

况且,年纪轻轻就能身穿西服,操着都市语言生活,相对留在村里的人,他难道就不曾有过一点自矜?

常言饮水思源,谚曰涌泉相报。于是笙篁民乐,齐喧庆贺之辞;草木人心,共唱来苏之调。蒸芦鲜笋,约一朝陶醉瓠瓢;烹雪新荼,推八韵波澜文藻。垂樱吐穗,祈地脉含章、等彼天长;振羽沉鳞,祝天行健步、同夫地老。梦怀驰骋乎苍穹, 福祉绵延兮浩渺。

就好像说起一代武侠宗师金庸,最让人称道的就是他把虚构的武侠世界放入真实的历史,与人们已知的历史大多能对上号,给人们更多遐想的空间。

设若如此,人到中年时尽管会觉得都市的饮食不合口味,却也不能说是想吃村里的酱菜。他不必絮叨如何怀念故乡的风景,以及村里的节日气氛,对于企业侵入以及公害的担心也都于事无补。只有那些含辛茹苦地留守乡村的人才有权利决定村子变成何样,别人不该死乞白赖地想回乡下养老。我也这样认为。

赞曰:龙涎兮映碧,翡翠兮流坡。鸲鹆来巢兮槐豆,呢喃穿剪兮柳梭。见谯楼之浴战火,证济水之变黄河。湿时宜之野卉,浇当令之嘉禾。 激三江兮澎湃,溅七彩兮婆娑。

图片 12

但是从国土厅的调查和佐藤先生的文章出发,我又想到了别的问题。

本文由开元国际棋牌发布于财务报告,转载请注明出处:藤泽周平笔下40年前的日本,当我们当我们在谈论

关键词:

上一篇:美得有点特别啊,死鱼脸服务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