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歆王朗俱乘船避难,黄琬巧对

来源:http://www.ajaestate.com 作者:审计公示 人气:64 发布时间:2019-11-13
摘要:黄琬字子琰,出生江夏郡安陆县,是东汉末年的大臣。他自小聪慧善辩,出仕后被诬陷为朋党,被禁锢二十多年,之后被杨赐举荐而复职,担任青州刺史、将作大匠、太仆、豫州牧、司

黄琬字子琰,出生江夏郡安陆县,是东汉末年的大臣。他自小聪慧善辩,出仕后被诬陷为朋党,被禁锢二十多年,之后被杨赐举荐而复职,担任青州刺史、将作大匠、太仆、豫州牧、司徒、太尉、光禄大夫等,封爵阳泉乡侯。黄琬治理豫州,政绩为天下表率,曾因反对董卓而被免职,后又与王允等定计诛董卓。公元192年,黄琬被下狱杀害,时年52岁。人物生平 早而辩慧 黄琬字子琰,籍贯江夏郡安陆县。少年时丧父,自幼聪慧善辩。 永兴元年,其祖父黄琼担任司徒,黄琬因为是三公的子孙而被任命为童子郎,但黄琬托病不到任。 当时司空盛允身患疾病,黄琼命黄琬前往问候,正好江夏郡上奏当地蛮人反叛的副本送达司空府,盛允因此随便逗弄黄琬说:“江夏这个地方,蛮人太多而士人太少了。”盛允本意也只是逗一逗黄琬,但没想到黄琬却因此拱手回答道:“蛮夷扰乱华夏,责任都在司空身上。”说完就拂袖而去,盛允因此大感惊奇。 正直选贤 黄琬后来逐渐升迁为五官中郎将,受到光禄勋陈蕃的敬待。当时的旧制,光禄勋府负责举荐三府的郎,要以一定的成绩、任期,并且才德优异为选举茂才的四科。但当时权贵子弟大多因人情而被举荐为郎,而贫困守节的人却被遗弃。京师特地为这个现象做了谚语说:“欲得不能,光禄茂才。” 针对这个现象,黄琬和陈蕃同心协力,共同选举贤才。平原人刘醇、河东人朱山、蜀郡人殷参等人都因才德品行被选举。但此举却侵害了权贵子弟郎官的利益,于是他们联合中伤陈蕃、黄琬,二人的案件交由御史中丞王畅及侍御史刁韪处理。王畅及刁韪素来敬重陈蕃和黄琬,就不弹劾此事,但宠臣因此诬陷黄琬、王畅等为朋党。陈蕃被免职,黄琬及刁韪则遭禁锢。 政绩卓然 黄琬遭到禁锢近二十年。直到灵帝光和(178年—184年)末年,太尉杨赐举荐黄琬有治乱之才,因此朝廷才征召其为议郎,出任青州刺史,迁任侍中。中平初年,出任右扶风,又入朝为将作大匠、少府、太仆等职。 中平五年,朝廷恢复州牧制度,以黄琬为豫州牧,当时豫州境内盗贼猖獗,使得州境凋残,黄琬率军平定盗贼,威名大震。任内政绩为天下表率,因功被赐爵关内侯。 力谏迁都 永汉元年,董卓掌权时,因为黄琬是重臣且掌有兵权,于是征召他入朝为司徒,不久迁任太尉,进封阳泉乡侯。 初平元年,董卓商议迁都长安,司徒杨彪力劝董卓,董卓对杨彪怒道:“您要阻挠国家大计吗?”黄琬上前说道:“这是国家大事,杨公所说的,恐怕是可以考虑的。”董卓不回答。退朝后驳议说:“从前周公营建洛邑使姬氏安定,光武帝占卜东都以兴隆汉室,这是上天给予的启发,使神明能够安定的事情。大业既未安定,怎么能随便有所迁动,而亏失四海的民望呢?” 当时人害怕董卓暴怒之下,黄琬会遇害,力谏他不要这么做。黄琬回答道:“从前白公胜在楚国作乱,屈庐迎刃向前;崔杼在齐国弑君,晏婴不怕死而不与他盟誓。我虽然无德但确实仰慕古人的节气。”不久,黄琬还是因此获罪免官。但董卓仍然看重其地位名望,不敢对其加害。不久,便与杨彪一同被拜为光禄大夫(一说二人得知伍琼、周毖被杀后很害怕,到董卓那里谢罪。董卓也因杀死伍琼、周毖而感到后悔,于是上表推举二人为光禄大夫)。 下狱被害 同年,在迁都长安后,黄琬转任司隶校尉。他又与司徒王允同谋诛杀董卓。 初平三年,董卓余党李傕、郭汜等攻破长安,收捕黄琬下狱,不久即遇害,时年五十二岁。黄琬巧对 黄琬巧对的故事出自《后汉书 黄琬传》。原文:祖父琼,为魏郡太守。建和元年正月日食。京师不见而琼以状闻。太后诏问所食多少。琼思其对而未知所况。琬年七岁,在旁,曰:“何不言日食之余如月之初?”琼大惊,即以其言应诏,而深奇爱之。 黄琬自幼聪慧,他的祖父黄琼在担任魏郡太守时,当地放生了日食,黄琼将此事上报朝廷。因太后从未见过日食,故而好奇的问黄琼日食是什么样子的?黄琼当时思考一番,还在想该如何向太后描述,而一边只有7岁的黄琬就说道:“您为什么不说日食剩下的就像初升之月?”黄琼听后恍然大悟,就按黄琬的话回答太后,见孙儿如此聪慧,日后更加喜爱、看重他。黄琬的后人 正史并无记载黄琬的子女,而《三国演义》中,他的儿子名叫黄奎。 黄奎是历史小说《三国志通俗演义》中的虚构人物,其人以及事迹不见正史记载。小说中记载他与进京的马腾一同密谋杀曹操,后因事机败露而全家被斩。历史评价 范晔:①琬亦早秀,位及志差。②早而辩慧。 李繁:天慧生成幼不群,八龄喻祖对君前。于今传说三朝瑞,不减当年玉笋铨。 秦观:其大臣如陈蕃黄琬辈,皆捐躯覆族,以急国家之难。 郝经:①黄琬以识量登朝,嶷然鼎辅,克壮其猷,诛除元恶,以死报国,不负汉矣。②钜臣宗儒,四杨八荀。...琬克徇义,不愧于天。珪璋无玷,死生两全。

和硕和恪公主是乾隆的第九女,人称“九公主”,生母为孝仪纯皇后,也是嘉庆帝的姐姐。生于乾隆二十三年,乾隆三十六年被封为和硕和恪公主,次年下嫁一等武毅谋勇公札兰泰。可惜的是,1780年,23岁的和硕和恪公主和姐姐固伦和静公主一样早逝。人物生平 和硕和恪公主,乾隆帝第九女,母孝仪纯皇后,乾隆二十三年七月十四生。乾隆三十六年十二月封为和硕和恪公主,乾隆三十七年八月嫁札兰泰。乾隆四十五年十一月十九卒,年二十三。和硕和恪公主嫁给了谁 乾隆三十六年十二月被封为和硕和恪公主,乾隆三十七年八月嫁札兰泰。 额驸札兰泰(—1788年),乌雅氏,父为协办大学士,一等武毅谋勇公兆惠。乾隆三十年七月,札兰泰袭父爵,封一等武毅谋勇公。乾隆三十六年授散秩大臣;三十七年尚乾隆帝第九女和硕和恪公主;五十三年三月十七卒。和硕和恪公主为什么不是固伦公主 和硕和恪公主是一位特殊的公主,清规定皇后所生之女称固伦公主,妃子所生之女及皇后的养女,称“和硕公主”。但她未被封为固伦公主,因其生母魏佳氏生前并不是皇后,是由其夫乾隆追封其为孝仪纯皇后,且其原为汉族包衣出身,因此其女未得固伦封号。 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和硕和恪公主的同胞亲弟弟,即嘉庆帝,并未像雍正帝加封胞妹和硕温宪公主为固伦温宪公主一样在其继位后予以加封固伦,有史料认为是因为嘉庆幼年并不是和九公主,即和恪公主亲近,毕竟是帝王家。

华歆人称华太尉、华独坐、华公、龙头,是汉末三国曹魏时期的重臣、名士。他早年师从陈球,与卢植、管宁等人是同门,且与管宁、邴原共称一龙;后被举孝廉,历任尚书郎、豫章太守、侍中、御史大夫、相国、司徒、太尉等职,封爵博平侯;为官颇有政绩,深得民心,吏民感爱之。华歆著有文集三十卷,今已失佚,于公元232年逝世,谥号为敬。人物生平 见识过人 华歆的家乡高唐县是旧齐国的著名都市,官吏们都喜欢游走于大街抛头露脸。华歆当时在县衙为做吏,每当休假走出官府,就立刻回家,并紧闭大门。他议事论人平和客观,从不曾诋毁伤害过他人。同郡人陶丘洪也是当时的名士,自认为比华歆更有真知灼见。 中平五年,冀州刺史王芬与豪杰商议欲废除汉灵帝另立新君,王芬曾暗中同华歆、陶丘洪商议,陶丘洪想参与期间,华歆制止说:“废立皇帝这样的大事,就连伊尹、霍光都感到困难。王芬性情粗疏没有谋略,这事必定成功不了,不仅自己有杀身之祸,而且会祸及宗族。您不要参与!”陶丘洪听从华歆的劝告退了出来。之后,王芬果然谋反失败,从此陶丘洪才服气了华歆的见识。 清正廉洁 华歆曾被推荐为孝廉,由朝迁授予郎中一职,但因病而辞职回家。汉灵帝死后,辅政的大将军何进调河南郑泰、颖川荀攸和华歆入京。中平六年,华歆到洛阳后,被授以尚书郎之职。 初平元年,董卓将汉献帝迁到长安时,华歆请求出任下圭令称病不去,从蓝田翻过秦岭去了南阳。 当时袁术在穰城,要留华歆帮他做事。华歆劝袁术发兵讨伐董卓,但袁术没有采纳,华歆决定抛弃袁术另走他乡,恰好汉献帝派太傅马日磾安抚关东,马日磾遂召华歆做掾属。 他向东行到徐州之后,献帝下诏任华歆为豫章太守。在太守任上,他为政清静不烦扰百姓,所以官吏百姓很感激拥戴(以至于扬州刺史刘繇死了,整个扬州民众共推华歆为刺史。华歆因为没有皇命,赴任不是人臣的合适做法加以拒绝。但民众竟在豫章太守府外守候了几个月,最终还是被他婉言劝回)。孙策占领江东后,派遣虞翻前去说以利害,华歆知道孙策善于用兵,于是整理衣冠欢迎其到来。孙策知道华歆有德有才且年长于自己,故此待以上宾之礼。 孙策死后,曹操在官渡上书献帝请召华歆至许昌任职。孙权不想让华歆离开,华歆对孙权说:“您因为能遵奉皇帝之命,这才能与曹公结下友谊,但这份友谊还不牢固。让我去那边为您加深,岂不更好?今天您留我是养一个无用之物,这不是好办法。”孙权听了很高兴,于是答应送他入京。听说华歆度进京赴任,他的宾朋好友及昔日同事千余人都赶来相送,并赠送了“数百金”的巨额钱物。华歆是来者不拒,暗中却在赠金上作了标记。临行之日,他把那些全摆出来,对送行者说道:“本来没有拒绝诸位馈赠之心,所以收受的礼品很多。想着我这次是孤零零地单车远行,本来是无罪之身,但怀藏壁玉就有被杀的理由,望宾朋好友为我想一个万全计策。”(谁也没有保证他带着沉重的金银珍宝上路,而十分安全的计策),众人只好收回原来的赠予,并佩服他高尚的品德。 华歆到京师后,被授任为议郎,兼司空军事,后升任尚书,又转升侍中,再代荀彧为尚书令。曹操征讨孙权时,奏请献帝任命华歆为军师。魏国建立后(曹操受九锡封为魏王),任御史大夫。 魏氏三公 延康元年,曹操去世,曹丕继位魏王,拜华歆为相国,安乐乡侯。同年12月,曹丕代汉称帝,华歆登坛主持受禅仪式,向曹丕献上皇帝玺绶,其后,曹丕改相国为司徒。 华歆历来很清廉,禄米及皇帝赏赐都振济了亲戚熟人,家中没有百斤,更没有十斗粮食的储存。朝廷每每将罚没为奴的青年女子赏赐给大臣,只有华歆不收留,而是将她们嫁人,曹丕为此叹息不已,并下诏书说:“华司徒是国家难得的长者,其作为暗合天地之道,深得民众之心呀。今天大官们都有丰盛佳肴,只有他是简单的蔬菜佐饭,而很不计较。”故此,特别拿自己衣服赏赐华歆,并为他的妻子及家中男女做衣服。 当时,三府共同向皇帝提出建议:“推举孝廉,原是以品德为标准的,不需要以儒家经典为内容进行考试。”而华歆以为“自丧乱以来,六经就没有人再读了,道德亦随之沦丧,当务之急是重新提倡儒家学说,推崇以仁为核心的王道。制定官吏的选任标准,决定着国家的盛衰。今天举孝廉不进行六经考试,恐怕读书之风从此衰亡。假如有特别优秀或特别专长而六经知识短缺之人,可以作为特殊加以任用。所忧虑的是缺少这样的特殊人才,不用担心选不上来。”曹丕听从了他的意见。 举荐管宁 曹丕即位初期,下诏要求宫廷大臣向他举荐独行特立的隐士,华歆推举了管宁,曹丕派车专门去迎接。 黄初七年五月,曹丕驾崩,皇太子曹叡即位,封华歆为博平候,增邑五百户,与之前的累计为一千三百户,并于同年十二月改任华歆为太尉,华歆称病请求退休,愿将太尉一职让与管宁,魏明帝没有同意。在设筵大会朝臣时,派散骑常侍缪袭持诏书宣喻华歆:“朕新接手这些烦杂事务,一日万机,怕的是难分辨是非并做出错误的决断。幸好有有德操的大臣们在朕左右,而您却屡屡以病推辞。量主择君,不肯做官,抛弃荣禄,不就其位者,古人的确曾有过,但周公、伊尹则不然。洁身自好为国家死节的事,是其他人应该做的,但我不敢让您也那样。您应该克服病痛的困扰参加朝会,施惠泽于朕。朕将让凳子空着,站在筵席前,命文武百官同我一样站着,必须等待您的到来,只有那时朕才能落座。”又给缪袭特别叮咛:“必须在华歆起身赴会时,你才能回来。”华歆不得已,只好赴会。当时太傅钟繇有腿病,下拜起身不方便,而华歆也年老患病,所以上朝进见时都让他们乘车坐轿,由卫士抬着上殿就坐。此后三公有疾病,就把这种做法当成了旧例。 疏陈止战 太和四年,魏明帝派曹真从子午道进军征伐蜀汉,皇帝车驾则向东来到许昌,华歆有机会见到魏明帝。对此,华歆大胆上疏分析天下政治形势,提出了修文德的主张,他说:“为国者以民为基,民以衣食为本”,所以应该注重农业生产,安定百姓,如果大魏没有饥寒的忧患,百姓没有背井离乡的心情,那样天下才能治理好;如果真能做到圣贤的教化日日深入,那么远方的人就会感怀威德,吴蜀之民也会归附的。华歆认为,首先应留心治国圣道,征战只能在不得已的时候使用。当时华歆言辞恳切,深深打动了魏明帝,且又恰逢秋季大雨,魏明帝终于听从华歆建议,诏令曹真退兵。 太和五年正月,曹叡赐华歆物品、衣物,以示关心。 太和五年十二月戊午(232年1月30日),华歆逝世,享年七十五岁,谥号敬侯。起初,文帝从华歆的户邑中分出一部分封给了华歆的弟弟华缉,封华缉做列侯。其子华表也世袭爵位,后来担任了尚书。华歆王朗俱乘船避难 华歆和王朗一同乘船避难,有一个人想搭乘他们的船,华歆表示为难。王朗却说:“好在船还比较宽敞,为什么不可以呢?”后来强盗来了,王朗就想丢下那人不管了。华歆说:“开始我之所以犹豫不决,正是为了这一点。既然允许他搭我们的船,怎么可以因为情况危急便把他扔下呢?”于是仍像当初那样携带关照那个人,世人凭这件事来判定华歆、王朗的优劣。华歆与管宁为何绝交 管宁和华歆原本是好友。刚开始,两人一起在园中锄菜,看到地上有片金子,管宁依旧挥锄,就像看到瓦石一样。华歆却拣起来,瞥见管宁的脸色,于是又扔了金子离开。俩人还曾坐在一张席上读书,有人乘华车经过门前,管宁像往常一样读书,华歆却丢下书,出去观望。管宁就把席子割开,和华歆分席而坐,并对华歆说:“你不再是我的朋友了。”华歆的妻妾子女 正妻滕氏 妾室为骆统的生母 华歆有四子:华表、华博、华周、华炳。 长子华表20岁拜散骑黄门郎,后历任侍中、尚书、太子少傅、光禄勋、太常卿、太中大夫等职,封爵观阳伯。于275年逝世,谥号为康,司马炎赞他“清贞履素,有老成之美,久干王事,静恭匪懈。” 四子华炳字伟明,魏侍御史,夫人任氏。人物评价 太史慈:华子鱼良德也,然非筹略才,无他方规,自守而已。 孙策:府君年德名望,远近所归。 曹丕:①司徒,国之俊老,所与和阴阳理庶事也。② 此三公者,乃一代之伟人也,后世殆难继矣。 曹植:清素寡欲,聪敏特达。存志太虚,安心玄妙。处平则以和养德,遭变则以断蹈义。华太尉歆也。 曹叡:君深虑国计,朕甚嘉之。 陈寿:钟繇开达理干,华歆清纯德素,王朗文博富赡,诚皆一时之俊伟也。魏氏初祚,肇登三司,盛矣夫! 孙盛:夫大雅之处世也,必先审隐显之期,以定出处之分,否则括囊以保其身,泰则行义以达其道。歆既无夷、皓韬邈之风,又失王臣匪躬之操,故挠心於邪儒之说,交臂於陵肆之徒,位夺於一竖,节堕於当时。昔许、蔡失位,不得列於诸侯;州公实来,鲁人以为贱耻。方之於歆,咎孰大焉! 罗贯中:华歆当日逞凶谋,破壁生将母后收。助虐一朝添虎翼,骂名千载笑龙头! 毛宗岗:以名士如华歆,而助操为恶至于如此之甚,原其初不过为荣利之心未忘也。拾金而观之,利未忘也;见乘轩者而视之,荣未忘也。止此贪荣慕利之心,遂成其党恶助虐之心。管幼安知割席分坐,殆逆料其后欤?

本文由开元国际棋牌发布于审计公示,转载请注明出处:华歆王朗俱乘船避难,黄琬巧对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