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铉简介,崔玄伯的故事

来源:http://www.ajaestate.com 作者:审计公示 人气:106 发布时间:2019-09-19
摘要:崔玄伯本名崔宏,人称白马文贞公,出身清河崔氏,是南北朝时期北魏著名书法家、政治家。崔玄伯自小就有神童之称,先后任职前秦、后燕、北魏,担任过高阳太守、白马郡公等,掌

崔玄伯本名崔宏,人称白马文贞公,出身清河崔氏,是南北朝时期北魏著名书法家、政治家。崔玄伯自小就有神童之称,先后任职前秦、后燕、北魏,担任过高阳太守、白马郡公等,掌管机要、参与草创各种制度,得帝王器重,是北魏的开国功臣。崔玄伯的书法也颇为出色,可惜没有墨迹传世,他于418年逝世,追赠司空,谥号文贞。人物生平 早年生活 崔玄伯出身于清河崔氏,曹魏司空崔林的六世孙。祖父崔悦,在后赵官至司徒左长史。父亲崔潜,在前燕任黄门侍郎。崔玄伯年轻时才名远扬,号称“冀州神童”。 372年,前秦阳平公苻融任冀州刺史,并以崔玄伯为侍郎,领冀州从事,管理记室。崔玄伯在外总管州内庶务,在内为苻融宾友,处事决断都不曾迟滞。天王苻坚听闻他的事迹,召他入朝为太子舍人。崔玄伯因母亲有疾病而推辞,后迁为著作佐郎。 380年,苻丕任征东大将军、冀州牧,崔玄伯被任命为征东功曹。 归顺北魏 淝水之战后,前秦国内大乱。崔玄伯打算到江南避难,结果在齐鲁一带被翟钊及东晋叛将张愿抓住,被迫接受翟魏的官爵。 392年,后燕灭亡翟魏,崔玄伯于是投降燕国,被慕容垂任命为吏部郎、尚书左丞、高阳内史。 396年,代王拓跋珪进攻后燕。崔玄伯逃奔海滨,不久就被拓跋珪派人请出,拜为黄门侍郎,并与张衮一起总掌机要,创立制度。 深受信任 398年,拓跋珪命群臣商议国号,群臣都认为应该以“代”为国号。崔玄伯认为:“昔商人不常厥居,故两称殷商;代虽旧邦,其命惟新,登国之妆,已更曰魏。夫魏者,大名,神州之上国民,宜称魏如故。”拓跋珪于是定国号为魏,是为北魏。不久,崔玄伯迁任吏部尚书,负责监察有司“制官爵,撰朝仪,协音乐,定律令,申科禁”,并作最后决定。同年,拓跋珪登基称帝,改元天兴,是为道武帝。 399年二月,崔玄伯总管尚书省事务,统辖三十六曹,先后行使尚书令、尚书仆射的职权。 崔玄伯虽深受重用,但却能立身雅正,以节俭自律,因此深受道武帝的信任。道武帝经常向崔玄伯询问治国之道,崔玄伯既不謇谔忤旨,故意夸大事实,也不谄谀苟容,乘机取悦君上,故此虽然道武帝晚年常常猜忌大臣,但崔玄伯都未受影响。后来,崔玄伯卸任尚书之职,进爵白马侯,加周兵将军,名位与旧臣庾岳、奚斤相同。 效忠明元 409年十月,道武帝被清河王拓跋绍弑杀,朝中官员各怀异志。拓跋绍为安人心,分赐布帛于王公大臣,只有崔玄伯没有接受。 同月,齐王拓跋嗣诛杀拓跋绍,即位为帝,改元永兴,是为明元帝。崔玄伯因没有接受拓跋绍的赏赐,被特赐二百匹帛,与长孙嵩、奚斤、安同等八人共听朝政,同掌军国要务。不久,崔玄伯奉诏与宜都公穆观巡行郡国,查处不法官吏,又与长孙嵩一起决定刑狱。 410年正月,明元帝下令征召郡国豪族入京,以防止他们侵扰百姓。结果,一些无赖少年互相煽动,集结生事,西河郡及建兴郡更是盗贼群起,官员无法遏制。明元帝见事态严重,打算以大赦来安抚人心。北新侯安同认为应诛除首领,赦免其党羽,崔玄伯却认为“赦虽非正道,而可以权行。若赦而不改,诛之不晚。”明元帝最终听取了崔玄伯的建议。 晚年生活 415年,并州胡人侵掠河内等地,将军公孙表讨伐失败,明元帝只得与群臣商量对策。崔玄伯认为公孙表之所以失败并非实力不足,而是指挥调度失误所致;并建议由胡人畏服的寿光侯叔孙建前往讨伐,以其威名瓦解叛胡。拓跋嗣于是命叔孙建出征,果然成功的平定了叛乱,崔玄伯因功拜天部大人,进爵白马公。 418年六月,崔玄伯病重,拓跋嗣派宜都公穆观前去听其遗言,又派侍臣查询病情。不久,崔玄伯去世,追赠司空,谥号文贞。明元帝还破例以“王礼”为其治丧,并命朝中文武群臣及附国渠帅都去送葬。孝文帝元宏在位期间,崔玄伯得以配飨太庙。崔玄伯的故事 尽管出身名门,崔玄伯依然洁身自好,不肯经营产业,即使是身处乱世也如此。这样节俭导致家徒四壁,妻儿饥寒交迫,就连年迈的老母亲都不能安享晚年,时人讥讽他过于节俭。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得知后,更加器重崔玄伯,并更多加赏赐,他却更加自律、约束自己了。 崔玄伯为人宽容,为官也不激进,故而不曾犯颜直谏,也不曾阿谀奉承,所以尽管拓跋珪晚年常常猜忌大臣都没有波及到他。开元国际棋牌,崔玄伯后人 长子:崔浩,官至司徒,袭爵白马公,因国史之狱而被杀。 次子:崔简,官至中书侍郎、征虏将军。 三子:崔恬,官至上党太守、平南将军、豫州刺史,阳武侯,与崔浩一同被诛。人物评价 以知人闻名于世太原人郝轩,曾称赞崔玄伯 “有王佐之才,近代所未有也。” 《魏书》评价崔玄伯道:“为国驭民,莫不文武兼运。……玄伯世家隽伟,仍属权舆,总机任重,守正成务,礼从清庙,不亦宜乎?” [3] 崔宏立身雅正,并不入世,兵乱之间仍然自发地坚持专心向学,不营产业,故妻儿处于饥寒之中。其本人亦十分俭约,至北魏时虽然深受器重,但仍然不营产业,以致家徒四壁,连代步的车也没有,七十之龄的母亲也没有丰富的膳食。

崔铉出身山东聊城博陵崔氏大房,是唐朝宰相。早年进士及第,曾任荆南掌书记、翰林学士承旨、户部侍郎、宰相、同平章事、淮南节度使兼检校司徒等职,封爵魏国公;崔铉著有《咏架上鹰》等作品,曾讨平康全泰叛乱、平庞勋起义、收复宣州、扼守江湘要害,为官颇有政绩。崔铉生卒年不详,最终死在江陵。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崔铉早年考中进士,进入藩镇幕府,历任荆南掌书记、西蜀掌书记、左拾遗、司勋员外郎、知制诰、翰林学士、户部侍郎。他曾针对唐武宗喜好蹴踘、角抵的行为,上表劝谏,得到武宗褒奖。 担任宰相 会昌三年,唐武宗任命崔铉为宰相,授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后又兼任户部尚书。会昌五年,崔铉因与李德裕不和,被免去宰相之职,外放为陕虢观察使。 会昌六年,唐宣宗继位,任命崔铉为检校兵部尚书、河中节度使、河中尹,封博陵县开国子。大中三年,崔铉被召拜为御史大夫,不久再次拜相,担任正议大夫、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大中五年,党项入寇。崔铉欲独掌相权,便趁机排挤右仆射白敏中,建议派大臣前去镇抚。唐宣宗遂将白敏中外放,让他征讨党项。不久,崔铉升任金紫光禄大夫、尚书左仆射、门下侍郎、弘文馆大学士,进封博陵县开国公。 出居淮南 大中九年,崔铉被罢为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淮南节度使,加检校司徒,进封魏国公。唐宣宗亲自在太液亭饯行,并赐诗一首,称他“七载秉钧调四序”,对他执政七年间的政绩表示认可。 大中十二年,宣州都将康全泰发动兵变,驱逐观察使郑薰。唐宣宗命崔铉兼任宣歙观察使,让他征讨叛军。同年十月,崔铉收复宣州,斩杀康全泰等人。宣宗加封他为检校司空,但却免去其兼任的观察使之职。 移镇江陵 咸通元年,崔铉担任山南东道节度使,后改任荆南节度使,出镇江陵。 咸通九年,徐州戍将庞勋在桂林发动叛乱,率戍卒北返中原,沿途大肆劫掠。崔铉召集兵马,扼守江湘要害,想要尽擒叛军。庞勋得知后,不敢进入荆南境内,只得改道江西、淮右。 崔铉最终在江陵去世,但具体时间不详。崔铉后人 崔铉有四子:崔沆、崔汀、崔潭、崔沂。 崔沆曾在唐僖宗年间拜相,官至礼部侍郎、同平章事,黄巢之乱时遇害。 崔沂则历仕唐朝、后梁、后唐三朝,官至尚书左丞、太子少保。崔铉的故事 崔铉年少时曾经跟随父亲崔元略去拜访韩滉,并以其聪明才智得到了韩滉的赏识,赞他“前程万里”! 崔元略对韩滉说崔铉近来在诗道上进步很大,韩滉便让崔铉赋诗,崔铉当场写下:“天边心性架头身,欲拟飞腾未有因。万里碧霄终一去,不知谁是解绦人。”韩滉不禁感叹道“这孩子将来前程万里啊!”果然,崔铉之后中进士,两度拜相,曾权倾朝野。 崔铉担任宰相时,一度位极人臣,任用亲信郑鲁、杨绍复、段瑰、薛蒙等人,使得京师流传“郑杨段薛,炙手可热;欲得命通,鲁绍瑰蒙”这样的谚语。这十六个字甚至传到了唐宣宗的耳中,他将这句谚语写在了屏风上,并将郑鲁外放为河南尹,告诫崔铉:“我将郑鲁外放了,你觉得朝中之事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崔铉听后惶恐不已。人物评价 韩滉:此儿可谓前程万里也。 李忱:崔铉瑞玉凝姿,春林发秀,贞谅实德,谦虚葆光。冲用既臻於化源,达实每宏於理本,擅松桂后凋之色,劲节自高;含金石希代之音,正声特异。

陈献章人称白沙先生、陈白沙,别称碧玉老人、玉台居士、江门渔父等,是明朝著名思想家、教育家、书法家。陈献章出生广东新会都会村,是广东唯一一位从祀孔庙的明代硕儒,有岭南一人、圣代真儒之称;他主张学贵知疑、独立思考,开明儒心学先河,创茅龙笔和茅龙书法,著有《慈元庙碑》、《忍字赞》、《戒色歌》等作品。1500年,陈献章病逝,时年72岁,谥号为文恭。人物生平 陈献章生于公元1428年11月27日(明宣宗宣德三年十月廿一日),卒于公元1500年3月9日(明孝宗弘治十二年二月初十),享年七十三岁,他的一生充满了坎坷与不平静,几次科举不中,一身学问但仕途无望。他生活的年代,正是明朝初期向明中叶的历史发展过程,他的大半生时光,是在王振弄权、土木之变、英宗复辟等社会动乱中度过的。在当时,商品经济有所发展,为封建社会注入新的发展机遇,而在这段时间,也是一个学术气氛沉闷的时代,宋以来的程朱理学占据了意识形态的统治地位,思想界如同一潭死水。而陈献章在思想学说的创立,打破了程朱理学原有的理论格局,使明代的学术开始了新的阶段。 陈献章幼年时期已十分聪明伶俐,很有灵性,他读书识字很快,一目数行,过目不忘。早年热衷科举,二十岁那年春天在童试中考中秀才,同年秋天参加乡试,考中第九名举人。1448年四月入京会试中副榜进士,被选入国子监读书。1451年、1469年2次参加会试,均不中。景泰二年落第后前往拜江西程朱理学家吴与弼为师,精研“古圣贤垂训之书”。半年后,他回归白沙村筑阳春台为书室,专心读书,其思想逐渐由崇尚读书穷理的程朱理学转向主张求之本心的陆九渊心学。成化二年秋末,陈献章重游太学,因有感触而写出《和杨龟山此日不再得诗》,国子监祭酒邢让大加赞许,誉为“真儒复出”,自此他的才名大震京师。但3年后他第二次参加会试仍名落孙山,由是决意弃绝仕途,返回故里移志于治学。 陈献章回到白沙后,专心在家乡讲学授徒,名气日增。成化十七年秋,江西按察使陈炜、提督学校按察副使钟英等学政要员聘请陈献章到白鹿洞书院担任掌教,但最后被陈献章以理学思想和教学方法与朱子相差甚远为由婉拒了。成化十八年先后受到广东布政使彭韶、巡抚都御史朱英的推荐,宪宗下诏征用。陈虽应召赴京,以奉养老母为由力辞,宪宗遂授以翰林院检讨衔,而允其返归白沙村。此后至卒,他一直居留乡间,聚徒讲学。其间,陈的思想又发生了新的变化,他不但主张静坐室中,还提倡“以自然为宗”的修养方法。他所说的“自然”,即万事万物朴素的、本然的、无任何负累的、绝对自由自在的存在状态。他要求人们善于在这种“自然”状态中无拘无束地去体认“本心”。他极力倡导“天地我立,万化我出,而宇宙在我”的心学世界观。陈献章心学的出现,标志着明初程朱理学统一局面的结束,也是明代心学思潮的开始。它和后起的王阳明的心学,共同构成了明代心学的主要内容。对陈献章的哲学思想属唯心还是唯物,在学术界有不同看法,需深入研究。 陈献章在治学和教育上,颇有影响,成为明代著名的教育理论家。如他的“贵疑”论,在教育理论上,就很有价值。他说:“前辈谓‘学贵知疑’,小疑则小进,大疑则大进。疑者,觉悟之机也。一番觉悟,一番长进”。他主张读书要敢于提出疑问,求之于心,进行独立思考;不要迷信古人经传,徒然背诵书中一些章句。他说:“抑吾闻之:《六经》,夫子之书也;学者徒诵其言而忘味,《六经》一糟粕耳,犹未免于玩物丧志。”他告诫学生,在治学和求知的道路上,“我否子亦否,我然子亦然。然否苟由我,于子何有焉?”他认为如此不用“心”求学,对自己是不会有任何收益的。他一生致力于授徒讲学,弟子遍天下。为表彰其在学术上的重大贡献,1585年将陈从祀孔庙,追谥文恭。其平生著述,后编为《白沙子全集》传世。 失怙孝母 陈献章是广东新会都会村人,少年时随祖父迁居白沙乡的小庐山下,故后人尊称为“白沙先生”。陈献章出生于小康之家。祖父名永盛,号渭川,“不省世事,好读老氏书,”父亲名琮,号乐芸居士,善吟诗作赋,喜过隐居生活,27岁便英年早逝。母亲林氏,24岁丧夫,生下遗腹子陈献章后,抚育孤儿,操持家事,终生守节。献章幼时,体弱多病,自称“无岁不病,至于九岁,以乳代哺”,特殊的家庭环境,使陈献章对母亲特别孝顺。成化十九年应诏上京,后接到家中来信称母亲病重思念儿子,遂向皇帝上《乞终养疏》,为患病陈请,乞恩终养事,成化皇帝以陈献章孝义所感动授其翰林院检讨,准其归家侍奉母亲。“非母之仁,臣委沟壑久矣。臣生五十六年,臣母七十有九,视臣之衰如在襁褓。天下母子之爱虽一,未有如臣母忧臣之至、念臣之深也。”“臣母之忧臣日甚,愈忧愈病,愈病愈忧,忧病相仍,理难长久。臣又以病躯忧老母,年未暮而气已衰,心有为而力不逮,虽欲效分寸于旦夕,岂复有所措哉!” 早年苦学 陈献章年少警敏,读书一览成诵,而且勤奋好学,19岁应广东乡试,考得第九名举人,21岁参加礼部会试,考中副榜进士,入国子监(中国古代设立的国家最高学府)读书。后来,虽然两次赴京参加会试都落选了,但陈献章对于追求学问却始终锲而不舍。27岁那年,他闻说抚州临川郡地方,有位著名学者康斋先生,学识造诣很高深,读透了朱熹编辑的《伊洛洲源录》之后,还精究宋、明理学的源流,明圣人之道,复孔、孟之传。陈白沙为了拜访名师,不怕长途跋涉,越庚岭,过梅关,抵达赣州。他先顺赣水而上,经吉水到了清江,上了岸再由陆路来到崇仁县,终于找到那位弃官不做,宁愿在家讲学的吴与弼先生。 吴与弼治学很严,他要求学生在学习态度上必须专心一致,不容精神涣散,思想要集中,静时修养,动时省察,务使内心湛然虚明。陈献章见了很受启发,得益不少,但对于吴与弼关于《易经》的分析,陈白沙未得满意。第二年,他就拜辞吴老先生回归江门白沙村,在小庐山麓之南,建筑成一间颇具规模的书舍,题名“春阳台”。从此,陈白沙一心隐居,专心读书,足不出户。为了减少对他的干扰,家人就在墙壁凿了个洞,饮食衣服,均由此洞递进。 白沙村面临蓬江,后枕小庐山,村前村后,青葵筱竹,随风摇曳,风光旖旎。村外有条天沙河,河里有不少晶莹雪白的沙,白沙村因此而得名。陈献章隐居春阳台苦读经典著作,探讨先人哲理,寒来暑往,秋去春来,正是:野鸟飞窗静,春归蝶未知;蝉鸣风入夏,冬日月影斜。不经不觉,整整度过了十个年头。 设馆教学 陈献章经过十年苦学,静坐冥思,舍繁取约,把握心与理吻合的关键,学问与修养,获得飞跃的进步。 1465年的春天,陈献章决定在春阳台设馆教学。这消息一传开,近者乡村,远者邻邑,学生慕名而来,其门如市,白沙村顿时热闹起来。 陈献章的教学方法与众不同:一、先静坐,后读书;二、多自学,少灌输;三、勤思考,取精义;四、重疑问,求真知;五、诗引教,哲入诗。开学以后,绝大多数学生都勤恳用功,但亦有个别沾染了酒色、浪荡和懒惰的,陈献章就编了《戒色歌》、《戒戏歌》、《戒懒文》等几首诗歌给学生诵读,作为座右铭。诸弟子,听训诲:日就月将莫懒怠。 举笔从头写一篇, 贴向座右为警诫。 陈白沙是明代著名的诗人,其诗以自然之学为本,其诗的格调清高,淡逸潇洒,悠然自得,有陶渊明、邵康节、周濂溪、程明道的涵理深邃的风范。陈白沙给予诗以形而上的哲学评价“受朴于天,弗凿于人,禀和于生,弗淫于习,故七情之发而为诗。虽匹夫匹妇,胸中已有全经,此风雅之渊源也。”陈白沙好以诗论道,蔚为诗教,此其诗学之最大特色。屈大均在《广东新语》终评谓“粤人以诗为诗自曲江诗,以道为诗,自白沙始”。陈白沙的诗句,多涵哲理,后世学者为研究陈白沙的理学思想,多从其诗作的一鳞半爪中探索出来。 入仕求退 1466年,陈献章接到顺德县钱溥一封信,规劝他趁新任皇帝复礼施教,整顿朝纲,考取功名,为社稷效力。于是决定再上京师,复游太学。时年陈献章38岁。国子监的主管官员是祭酒邢让。他原来同陈献章一起参加1448年科考,陈白沙考得副榜,邢让考中进士,在翰林院当庶吉士,修撰皇帝的实录,刚刚升为国子监祭酒。邢让有意考试陈献章的学问,让他作首《和杨龟山<此日不再得>韵》诗。杨龟山就是北宋学者杨时,进士出身,官拜龙图阁学士。他学问渊博,写过一辑题为《此日不再得》的诗,名震遐迩。陈献章凝神冥思,不多时,挥毫而就。诗成之后,朝中一班有志学问的文臣学士,赞叹不已,争相传诵。邢让称赞陈献章为真儒复出,遂向吏部尚书卫翱推荐陈献章到部里当司吏。后来,陈献章果然接到任职的官谕,但却是吏部衙门当个日捧案牍、抄缮校核、封发递送的低级小吏。 陈献章为人耿直,由于不屑巴结朝中的权贵人物,受到权臣的暗算和陷害。正直的官员对陈白沙无限同情和保护。挨过四年后,陈献章已经42岁,再次参加会试,也就因奸臣弄权应考失败了,陈献章决定南归。1483年,陈献章55岁了。因为得到两广总督朱英、广东左布政使彭韶等的推荐,要上京应诏,为朝廷献力。经过半载旅程,到达北京。那时已晋升为吏部尚书的往日与陈献章存有矛盾的权臣尹旻,还心怀仇恨,盛气凌人。陈献章只好称病,要求延期应诏。最后,写了一份《乞终养疏》给宪宗皇帝,请求批准他回家侍奉年老久病的母亲。皇帝被《乞终养疏》那篇文章感动了,觉得陈献章不但学问好,而且孝义堪嘉,准许他回归养母,还封赠他一个“翰林院检讨”的官衔。 著学育人 陈献章返回新会,与老母妻儿及兄长献文共叙天伦之乐。从此,陈献章一心研究哲理,重振教坛。这时候,陈献章的名声远播,四方学者都纷纷前来要求执弟子之礼,入学受教。陈献章设教十余年,不少学生得益于他的教诲,成为朝廷的栋梁柱石,“岭南学派”亦于此形成。 陈献章一生清贫,都御史邓廷缵曾令番禺县每月送米一石,他坚辞不受,说自己“有田二顷,耕之足矣”。又有按察使花巨金买园林豪宅送他,他亦委婉回绝。以后,陈献章就一直隐居,侍奉老母,继续致力讲学,培养了不少人才。后来身兼礼、吏、兵三部尚书职务的重臣湛若水,以及官拜文华阁大学士卒赠太师的名臣梁储,都是他的入室弟子。其它弟子有李承箕、林缉熙、张廷实、贺钦、陈茂烈、容一之、罗服周、潘汉、叶宏、谢佑、林廷瓛等。 陈献章有较高学知修养与诲人不倦精神,本着“有教无类”的宗旨,“至子浮屠羽士商农仆贱来谒者,先生悉倾意接之,故天下被化者甚众”。“四方来学者不啻数千人”。给学生讲授经、史和文学专科,力创新旨,惟务实际,不尚声华,与萎靡不振的传统官学派背道而驰。讲学之余暇,与学生于旷野练习射御,居乡数十年,过着清淡的教书生活,正如在《咏江门墟》诗中所写“二五八日江门墟,既买锄头又买书,田可耕兮书可读,半为农者半为儒”。在长期的教育实践中,提出了不少颇为精辟独有的见解,对明朝中后期曾产生积极的影响。陈白沙极其重视教育对社会的作用,强调培养人才和合理使用人才的必要性,曾给各县撰写学记多篇,屡次强调务必广设学校为国家育才,主张广修学政以张道义。提出“自古有国家者,未始不以兴学育才为务”,“治天下以正风俗得贤才为本,彼学政之不修,斯道之难立,后生无所兴起,无所造就之功,然则风气何由而正?贤才何由而得耶”? 身后荣享 1500年,陈献章病逝于故土,终年72岁,谥号“文恭”。 1574年,朝廷下诏建家祠于白沙乡,并赐额联及祭文肖像。额曰“崇正堂”,联曰:“道传孔孟三千载,学绍程朱第一支。”1585年,皇帝又诏准其从祀孔庙,据考证在岭南地区的历史人物中,能从祀于孔庙者,只有陈白沙一人而已,故有“岭南一人”、“岭学儒宗”之誉。 陈献章在新会的遗迹很多,除“楚云台”、“春阳台”、“庐山书院”、“嘉会楼”等早已湮没外,尚存有“白沙祠”、“碧玉楼”、“贞节碑坊”等,均为明代建筑。其中贞节牌坊且定为“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此外还有“钓台故址”、“ 白沙公园”等纪念建筑物。陈献章诗词 他是明朝著名的诗人,留存各种体裁的诗作1977首。他的诗,格调很高,诗作雅健平易,他用诗来教育弟子,也用诗来传播他的学术思想。 陈献章认为,“作诗当雅健第一”,切忌庸俗和懦弱。在以雅健为第一原则的同时,也主张“平易”,即不故意修饰、雕琢,不故弄玄虚。 他的诗文著述,由他的学生辑成《白沙子全集》出版传世。陈献章书法 陈白沙是一位杰出的书法家,其书法植骨于欧阳询,后习怀素草书,又参以米、苏之势,自成一体,最擅长草书,早年作书,皆用毛笔,其传世著名的“大头虾说”书法立轴。其一就是用毛笔书成,其后,以居乡买笔不易,即就地取材,以山茅心束缚为笔,创制茅笔。晚年喜用茅笔作书,下笔挺健雄奇,时呼为“茅笔字”。由于陈白沙的书法独辟蹊径,从而跻身于明代书法名家之列。人物评价 陈白沙以“宗自然”、“贵自得”的思想体系,打破程朱理学沉闷和僵化的模式,开启明朝心学先河,在宋明理学史上是一个承前启后、转变风气的关键人物。白沙学说高扬“宇宙在我”的主体自我价值,突出个人在天地万物中的存在意义,宛若明代学术界的一股清新空气,对整个明代文人精神的取向产生了深刻影响,也催发了明末清初学术界的繁荣。近人缪天绶评论云:“在这个因循蹈袭的空气弥漫一时的时候,而白沙独摆脱一切,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陈白沙学术思想,对中国文化尤其是岭南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和积极的作用,确立了岭南文化在整个中国文化发展中的地位。他的学说被誉为“独开门户,超然不凡”,“道传孔孟三千载,学绍程朱第一支”。陈白沙也因此被人们尊称为“大儒”、“圣人”,辞世后被追谥为“文恭公”,成为中国古代广东惟一从祀孔庙的学者,故有“岭南一人”之誉。同时,他凭借独创的“茅龙”书法,在中国书法史上率先奠定了岭南书法家的位置。 近人国学大师章太炎认为:“明代学者和宋儒厘然独立,自成体系,则自陈白沙始”。

本文由开元国际棋牌发布于审计公示,转载请注明出处:崔铉简介,崔玄伯的故事

关键词:

上一篇:崔圆子女,崔涣简介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